<ins id='y9iau'></ins><i id='y9iau'><div id='y9iau'><ins id='y9iau'></ins></div></i>

<span id='y9iau'></span>
    1. <acronym id='y9iau'><em id='y9iau'></em><td id='y9iau'><div id='y9iau'></div></td></acronym><address id='y9iau'><big id='y9iau'><big id='y9iau'></big><legend id='y9iau'></legend></big></address>
    2. <tr id='y9iau'><strong id='y9iau'></strong><small id='y9iau'></small><button id='y9iau'></button><li id='y9iau'><noscript id='y9iau'><big id='y9iau'></big><dt id='y9iau'></dt></noscript></li></tr><ol id='y9iau'><table id='y9iau'><blockquote id='y9iau'><tbody id='y9ia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9iau'></u><kbd id='y9iau'><kbd id='y9iau'></kbd></kbd>
      1. <i id='y9iau'></i>
        <dl id='y9iau'></dl>

        <code id='y9iau'><strong id='y9iau'></strong></code>

          <fieldset id='y9iau'></fieldset>

            【中國夢 踐行者】一張珍貴老照片 引來94歲老雕塑傢的跨城“追牛記”

            • 时间:
            • 浏览:17

              潘老和葉健強在《孺子牛》雕塑前合影

              文/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圖/金羊網記者 陳秋明

              牛!緣!

              1982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剛吹起,時年50多歲的著名雕塑傢潘鶴激情十足創作雕塑《孺子牛》的一幕,被羊城晚報攝影記者葉健強捕捉定格。36年後的今天,藉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葉健強翻出這幀珍貴老照片,勾起瞭94歲老藝術傢的勃勃興致,昨天一早欣然從廣州出發,帶上老照片,更帶上兒孫,跨城到深圳,一路憶“牛”追“牛”。

              這座用藝術凝聚開拓精神,並鼓舞瞭一代又一代深圳人“拓荒”的雕塑,至今仍然是深圳的象征。一張珍貴的老照片,牽出一段段珍貴的回憶,一生用雕塑藝術追求真善美的潘老幽默而睿智,記者擷取瞭幾個小鏡頭分享之。

              在深圳市政府門前,潘鶴另一雕塑作品《艱苦歲月》

              1

              幽默的“十萬個是什麼專傢”

              12日9時,記者一行陪同潘老一傢三代,從廣州美院出發,前往深圳市委門前,追尋《孺子牛》。車窗外,高樓大廈與綠樹快速地退後,仿佛進入時光隧道。潘老拿起老照片,臉上神色便亮瞭起來,眼睛一直盯著,看瞭將近20分鐘。

              一旁的兒媳玲姐故意指著照片中的他,逗說:“哇,這人這麼靚仔是誰?白襯衫配西褲好時尚!”開始他有點遲疑,頻頻被提醒這是他自己時,才似信非信地點頭。倒是對照片中的牛,他一眼便認出瞭。每每被誇“靚仔”,他便哈哈一笑,笑聲爽朗。

              一張老照片,讓潘老變成“十萬個是什麼專傢”,依稀的記憶,在他腦中盤旋,“這是我嗎?”“這個人是誰?”“牛現在在哪裡?”問題時不時地冒出。

              潘老幽默。問他有多少學生,他就說眼前見到的都是“鶴生”;稱他為雕塑界的泰鬥,他偏說“熨鬥”。潘老不多言,但句句妙語,有“難得糊塗”的睿智。

              潘老有真性情。他一生被“真”字圍繞,他曾說:“有真才有善才有美。”他每創作一件作品,都要和這件作品談戀愛,才有創作的沖動與激情;同時他不喜歡私人買他的作品藏於傢中,他更想廣大市民都可以看到。

              2

              當年與今日,36年後再“相聚”

              中午11時許,潘老到達深圳市委前廣場。眼前的《孺子牛》雕塑安靜地立於車水馬龍旁,整個身體卻積攢著巨大的力量。

              葉健強拍攝的老照片

              深圳特區設立之初,市裡一直想尋找一座能代表深圳精神的雕塑,直到1983年《孺子牛》揭幕。當時,市委大院擠滿瞭人,其中大部分是來特區奮鬥的大學生與創業者,揭幕一刻,他們歡呼雀躍,有人甚至紅瞭眼眶。

              前些年,潘鶴曾回憶這一幕,“特區建設正是需要大批年輕有為的人,拓荒牛後繼有人。”從那時候開始,“拓荒牛”成為瞭深圳的象征,代表改革、創新、永不停步。

              12日,潘老重新註視《孺子牛》雕塑,神情明顯歡快。“有緣啊!三十多年前幫你拍瞭這張照片,如今再看這張照片真偉大。”葉健強再次將自己當年拍攝的老照片拿給潘老,潘老對照著眼前的真實雕塑,似乎想起瞭過去的歲月。

              葉健強追憶說:“40年前,深圳還是古樸的小漁村,改革開放的號角吹響後,潘老準備雕塑一頭牛到深圳‘拓荒’。那是1982年,我進入羊城晚報第二年,大約二十八九歲,在廣州南村鑄造廠拍瞭這張照片,留住瞭當年的神韻。今天,潘老專門從廣州到深圳看看這座雕塑,看看這座城市,我們很受鼓舞。”

              知道他要來,他的仰慕者、徒弟等早早就在那等著,見他狀態不錯,紛紛拿著老照片跟潘老合影。彭湃烈士的孫女彭伊娜曾在上世紀80年代初采訪過潘老,時隔三十多年再見潘老,她很激動:“潘老的眼光非常長遠,無數人用《孺子牛》精神接力奮鬥,才有瞭深圳這座城市,他專程過來看看,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

              3

              後輩追憶《孺子牛》背後故事

              坐在深圳318藝術網辦公樓的大玻璃窗前,看著眼前的鹽田,青山綠水、高樓大廈、車水馬龍,潘老連連感慨:“漂亮!與以前不一樣!”

              他的兒子潘放和孫子潘泓彰說起瞭《孺子牛》雕塑背後的故事。深圳特區剛成立那一年,深圳市希望在市委大院裡建一座雕塑,來表達特區精神,鼓舞廣大幹部群眾。第一個方案是雕塑一個“大鵬”,代表一飛沖天。那時潘老說:“現在深圳最高樓房不超過5層,以後肯定高樓拔地而起,把‘大鵬’放在山崗上還可以,放在四周都是高樓大廈的大院,像是關進‘鳥籠’,怎麼展翅?”由此這個方案被否決。

              第二和第三個方案是“蓮花”和“獅子”,那時潘老說,“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淤泥’指什麼?搞改革,建特區,將外界稱為‘淤泥’不妥也不禮貌,不利於以後跟國外合作,雕塑不是娛樂,百年以後都是要起作用的。”對於獅子雕塑,代表衙門擺架子,更為不妥。

              特區剛剛建設,需要開荒。據說,有一天潘老看到特區忙碌的推土機、拖拉機等像牛一樣埋頭苦幹,萌生瞭雕塑“開荒牛”的想法,並得到深圳市的支持,經商榷改名為《孺子牛》。幾天後他到深圳寶安辦事,看到一農舍旁的兩根大樹根,頓生靈感,深圳搞特區,要把劣根連根拔起。於是,樹根變成瞭這座雕塑的一部分。

              潘泓彰說,爺爺的藝術不僅著眼於當下更著眼於長遠,這是對他最大的藝術啟迪。潘放則說:“《孺子牛》代表的深圳精神永遠都不會過時。看到《孺子牛》雕塑,父親從茫然到對這座城市的改革開放足跡的漸漸清晰,心情越來越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