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ryd7'></i>
    1. <i id='ryd7'><div id='ryd7'><ins id='ryd7'></ins></div></i>

      <dl id='ryd7'></dl>

      <code id='ryd7'><strong id='ryd7'></strong></code>
      1. <span id='ryd7'></span>
        <fieldset id='ryd7'></fieldset>

          <acronym id='ryd7'><em id='ryd7'></em><td id='ryd7'><div id='ryd7'></div></td></acronym><address id='ryd7'><big id='ryd7'><big id='ryd7'></big><legend id='ryd7'></legend></big></address>
        1. <tr id='ryd7'><strong id='ryd7'></strong><small id='ryd7'></small><button id='ryd7'></button><li id='ryd7'><noscript id='ryd7'><big id='ryd7'></big><dt id='ryd7'></dt></noscript></li></tr><ol id='ryd7'><table id='ryd7'><blockquote id='ryd7'><tbody id='ryd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yd7'></u><kbd id='ryd7'><kbd id='ryd7'></kbd></kbd>
        2. <ins id='ryd7'></ins>

            中國文學要帶著“本土文學特質”飛揚海外

            • 时间:
            • 浏览:11

              今年以來,中國文學頻頻在海外掀起“熱浪”:金庸小說《射雕英雄傳》英譯本在英國暢銷,連連加印;周浩暉的懸疑小說《暗黑者》以11萬美元的預付版稅,創中國小說海外交易紀錄;魯羊的先鋒小說《銀色老虎》被知名英文文藝期刊刊登……當代的中國文學正以前所未有的多元面貌,呈現在世界面前。

              與此同時,不少人註意到,在“出海”的中國文學作品中,一些譯文僅以保留故事情節為主,在行文、遣詞方面進行瞭諸多“本土化”的改寫。換言之,中國文學中的“文學”特質,成瞭許多作品在翻譯中流失的部分。有專傢呼籲,中國文學的審美也是文化輸出的重要組成部分,應當在海外傳播時更多保留其藝術性,讓中國文學之美在異域生根、開花、結果。

              許多中國文學到瞭海外隻見“中國”不見“文學”,背離瞭文學作品的根本價值

              不久前,一位作傢在座談活動中,談及自己作品在外譯時遇到的問題:他認為段落是有文體特征的,但英文版從“讀者立場”考慮,重新切分瞭段落;他寫當下的時間,從頭到尾都用同一個詞,以此強化特定的文字風格,但英文版為瞭避免重復而改成瞭不同的詞……

              近年來,在中國文學作品的“出海”過程中,這樣的情況並不在少數。甚至有不少作品到瞭國外隻剩下“中國”,不見瞭“文學”。

              譯者和出版方所謂的“讀者立場”,很大程度上還是基於這樣的一種市場判斷:外國讀者閱讀中國文學,主要目的是借此瞭解中國。所以在一些人眼中,翻譯中國文學,故事情節是核心,“獵奇”內容是加分項,而文體、表達等文學特質不僅“無足輕重”,甚至可能會影響當地讀者的流暢閱讀。早些年漢學傢葛浩文對莫言小說“連譯帶改”的譯法,更似乎給出瞭一種經市場驗證有效的成功模板,被視為中國文學向世界傳播的范式。

              海外讀者真的不關心中國作品中的文學特質嗎?今年6月,中國作傢魯羊的小說《銀色老虎》登上瞭某知名英文文藝期刊。隨文配發的作傢專訪專門對作品的藝術性進行瞭深入探討,包括敘述視角的切換、意象的象征意義等細節,引起瞭許多讀者的興趣。

              浙江大學文科資深教授、翻譯傢許鈞認為,跨國的文學交流當然有增進認知的功能,但更重要的是審美期待的互換。剝離瞭文學性,實際上就等於背離瞭文學作品的根本價值。中國文學走出去,應當讓海外讀者在瞭解中國社會的同時,也學會欣賞中國文學的審美。

              隨著中國文化持續走出去,世界對中國文學的興趣必將逐步聚焦於文學本身

              在不少專傢看來,中國文學在譯出時出現的“文學性”大量折損,其實是由文化傳播的規律決定的。當前我國的文化輸出仍處於初期階段,隨著中國文化不斷地走出去,海外讀者必然會對中國文學作品的藝術忠實度有越來越高的追求。

              譯林出版社資深編輯王理行認為,任何文學的向外譯介,都會經歷一個越來越忠實於原作的發展過程。當年林紓翻譯外國文學作品時,中國讀者對於國外文化和文學的瞭解都極為有限,林紓必須考慮讀者接受的問題,以文言文寫就的譯作與原作自然有較大的距離。但是隨著外國文學文化在中國的傳播普及,林紓當年的譯文已經不能滿足當代讀者的需要。

              (上接第一版)在讀者對翻譯忠實度越來越高的要求下,漢譯外國文學在情節、結構、語言風格等方面也呈現得越來越“原汁原味”。中國文學的外譯也是同樣。到目前為止,中國文學面對的許多海外讀者,依然處於對中國文學和文化不太瞭解的階段,因此一些迎合當地閱讀喜好的“改編版”譯本頗有市場。但隨著中國文化和中國文學在世界上的影響力進一步擴大,世界各地的讀者對中國文學的興趣必將逐步聚焦於中國文學本身。

              事實上,這種改變已經初現端倪。華東師范大學法語系教授袁筱一曾多次親見法國譯者在討論一部中國文學作品的譯法時,為瞭一句話、一個詞而反復斟酌,力求精確。另一個典型的案例是葛浩文,近年來,他的翻譯越來越忠實於原文。據許鈞透露,為瞭準確地譯好《推拿》,葛浩文向作者畢飛宇提瞭數百個問題。

              應積極引導海外讀者欣賞中國文學的審美,而不是一味迎合市場

              中國文學應該如何更好地帶著文學特質“走出去”?中國文化影響力的增強,固然提供瞭大環境上的推動力,與此同時,專傢提出,相關方面也應當積極倡導中國的“文學美”揚帆出海。

              中國作傢協會已經在這方面做瞭許多工作,其中連續多年舉辦的漢學傢文學翻譯國際研討會,為莫言、餘華、賈平凹等眾多中國作傢與海外各國的漢學傢、翻譯傢、出版人提供瞭面對面對話交流的平臺,也增進瞭他們對於中國文學作品的理解,推動瞭中國文學審美的譯出。

              另一方面,中國的作傢、出版界,也應當積極推動“文學性”的輸出。許鈞坦言,文學性的內容的確較難翻譯,需要譯者調用多種語言手段,在譯入語中實現同等的文學效果。但他強調:“隨著交流的增多,翻譯的可能性是越來越大的。一定要相信讀者的能力。”他以名目繁多的法國面包為例:曾經很難被譯成中文,但隨著法國連鎖超市、西點屋在中國普及,如今所有奶酪、面包的翻譯都不需要加註,讀者都能夠輕松理解。今天的文學翻譯,同樣應當少一些“讀者能不能讀懂”的顧慮。

              作者:錢好 編輯:李伶 責任編輯:張怡波

              *文匯獨傢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原標題:中國文學要帶著“本土文學特質”飛揚海外